傻逼快给我滚去治疗_药药

小征我的嫁prprprpr

透明的春天[短/BG向]

给我家白莲er的生贺   包含着我深沉的爱(e)意(yi)
这是个BE你没看错  
1000+小短打  祝食用的你感觉愉快



初春已经到来,万物复苏,绿意开始点墨般漫上枝头,翠色的叶子伴着鸟儿婉转地啾鸣,与风打着转儿地吹入房间,轻飘飘地落在实木地板上,我坐在另一边的桌旁,没有去拾起它。这是春天,是带来了整个世界的美好。

我知道,这是个能给人带来温暖的季节,我好喜欢这个季节啊,就像喜欢着他一样。

我笑吟吟得看着那个打着领带,有着夺目红发的人,他穿着笔挺的西装,站在玄关边最后一次检查着自己的提包。没错,那是我的丈夫,我很爱他,从中学起我就一直偷偷喜欢着他,像只躲在黑暗地下的土拨鼠一样暗搓搓的关注着他的一切,在高三的时候我拼了命的读书,只为了能和他上同一所大学,因为我超喜欢他的。在他大学即将毕业的时候,我像是豁出去了全部的勇气向他告白,但是让我惊讶的是他居然接受了。哎哎哎?居然的意思可不是我的条件很差哦,我的脸还是蛮好看的,别骂我嘛,真的啦,所有见过我的人都说我是天生的大和抚子,有张温婉又漂亮的脸,只要他们不知道我内心的强烈波动。智力嘛,我想我在努力之后可以和他在一所学校,就说明我也不是很笨吧?对吧?

我,我只是想说,如果他接受了我的告白而且愿意和我在一起,那我可不可以有一点期待,我也是被他一直关注着的呢?

嗯,然后被他接受了之后我们便在我毕业后顺理成章地在一起,哦,我是说我们结婚了。
他叫做赤司征十郎,真是个很不错的名字,对吧?

他要走了,于是推开门,我跪坐在玄关的木板上,在春天刚来临的时候,穿着和服跪在地上似乎还有点凉,但是我不在乎,啊呀呀,能让喜欢的人,哦不是自己心爱的丈夫时时刻刻看到自己最美的一面,这也是妻子的修行嘛。而且,我还特意穿的是他最喜欢的友禅染成的凤凰青竹纹样哦,虽然它很贵,哼,但是在可爱的妻子面前这可不算什么。哎,我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呢,这可是他在结婚之后送我的第一件礼物啊,不行不行,凌子,你可要学会持家有道啊,家里的未来可是肩负在你身上责任重大啊。

这么想着我顺手拉了一把差点滑下来的袖口,啧啧啧,这么贵的东西真难穿。

在我神游太虚的时候,我家亲爱的回过了头来。再次用他那幽深似海的赤色眼瞳扫视了一遍,已确认没有什么需要的东西落下,才轻轻关上门,像是怕惊扰了什么似得。

哎,真糟糕,我家亲爱的还是这么动人,瞧着这眼神,我真是再过五百年还把持不住啊,简直就是人间杀器,超级大杀器,真是个祸害人间的妖孽啊,医院的a型血都快不够我用了都。
不行,身为这个妖孽的妻子,我的职责就是保护这世间的无辜少女,看我跟他一起出去,宣誓一下主权嘿嘿嘿嘿。

我站起身,提着长长的裙摆,噌噌几步就跑到了门口,赫赫,我当年可是校队的长跑健将,看我不追上去给他一个凌子花式法式深吻。

我的手在触及到门把手的时候像触电般停了下来。

啊,对了,我已经是个地缚灵了啊,所以再也不能踏出这间房屋半步了。

前面的一切都没有错,那是我爱的人,我们在一起结婚了,新婚后他送我了一件和服,我超喜欢的,以及,他叫做赤司征十郎。
但是,我在一年前就死了啊。身上这件和服是他送的,我最喜欢了,所以他烧给了,我被那份想要一直一直看见他的执念所牵挂,从初中,到高中,到大学,到现在,所以徘徊在这件屋子里,每天能看见他就很开心。

即使我没法对他笑,对他说话,拥抱他,触碰他,但依
然很开心嘛。

我再也没法感受到他指尖微凉却又能融化我心田的温度了,再也无法吻上他微抿的唇角,再也无法感受他睡着时浅浅的呼吸的气流打在我的脸颊。

啊啊啊,不可以想这些,能再次看到他,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了不是吗?

对,我已经很开心了。

明明是那样温暖的春天,但是,我却感觉有点冷啊。






非常渣的第一人称  嗯  就是这样